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薤山老翁的博客

古稀犹存童稚心,老朽聊发少年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泰山古树名木  

2015-11-01 20:50:27|  分类: 神州风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望人松
泰山古树名木 - 薤山老翁 - 薤山老翁的博客
 望人松是泰山标志之一,傲岸兀立于五松亭外的悬崖之上。松高8米,冠幅巨大。有一长枝下垂,伸向盘路,犹如含情脉脉的少女,挥动手臂向游人致意,表示欢迎,故又名“迎客松”,树冠若华盖,枝繁叶茂,大有凌空欲飞之势。虽已历经五百多个春秋,如今仍生机盎然,堪称岱岳奇观。


五大夫松
泰山古树名木 - 薤山老翁 - 薤山老翁的博客
 五大夫松位于泰山景区云步桥北侧的五松亭旁。传说秦始皇在泰山祭天时,在山顶立起一块石碑。立起不久,不久,天色突变,乌云滚滚,眼看就要下大雨。有人说泰山山神发怒的时候,就有乌云黑雨,山洪暴发,人畜都要冲走。秦始皇心中有鬼,以为得罪了山神,拔腿就往山下跑,手下一批人也紧跟而逃。这伙人刚刚跑到五松亭这个地方,只听得一声惊雷,瓢泼大雨就劈头盖脑地下来了。秦始皇养尊处优惯了,休说山洪,这场大雨就淋得站立不住,眼看要被冲下山去。正在危急时候,忽然发现路边有一棵大松树。这位不可一世的大皇帝,赶忙双膝跪在树前,两手死死抱住树干,口中念念有词,哀求树神保佑。雨下得快收得也快,不久就停了。秦始皇还真以为树神在护驾,于是就加封那棵救他的松树为“五大夫松”。


姊妹松
泰山古树名木 - 薤山老翁 - 薤山老翁的博客
 泰山姊妹松位于泰山后石坞青云庵西北角的半山崖上,郁郁葱葱,枝繁叶茂,距今已有600多年的历史,在沧桑岁月中栉风沐雨,笑傲群芳。1988年,来泰山考察的原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慨然提笔,在宣纸上写下“泰山姊妹松”五个大字。此后,泰山姊妹松更加声名远播,如今,泰山传说中有她动人的故事;新版(第五版)人民币五元纸币的背面,能找到她挺立在泰山壁立千仞悬崖之上,婷婷玉立,风姿卓越的倩影,说她名满天下毫不为过。


汉柏连理
泰山古树名木 - 薤山老翁 - 薤山老翁的博客
 汉柏连理即在岱庙汉柏院,为汉武帝亲植。而在汉柏中,尤以“双干连理”著名。双干连理,同根同生。新枝扶疏泛出新绿,表达生命意向,显示出生命不可遏止的生机和热情,兀突老干大音希声,用沉默的方式,倾诉生命存在价值和意义。展现出汉柏活着千年不死,死了千年不倒,倒下千年不朽的铮铮气节。连理柏深受乾隆皇帝宠爱,亲手绘“御制汉柏图”并刊碑立在树旁。


唐槐
泰山古树名木 - 薤山老翁 - 薤山老翁的博客
 唐槐原树高大茂盛,蔽荫亩许,民国年间枯死。1952年在枯槐内植新槐,今已扶疏郁茂,俗称“唐槐抱子”。泰山唐槐在岱庙唐槐院,现树下立有二通石碑,一是明代万历年间“唐槐”二字碑刻;二是清康熙年间的唐槐诗碑。当年人们在唐槐腹中栽植的小槐树,现已长成大树,胸围已超过1.50米,正在圆着“一任槐花满地香”的梦境。


古柏老桧
泰山古树名木 - 薤山老翁 - 薤山老翁的博客
 在泰山岱庙汉柏院南侧,有一棵树干粗大的柏树,有三个人手牵手才能将其围起来,这也是岱庙里最粗的一棵柏树。这棵树由两棵柏树组成,一棵是桧柏,是真正的汉柏;一棵是侧柏,是后植的。有趣的是,年轻的侧柏已经死亡,倒是古老得汉柏生机不减当年。其主干,老态龙钟,而枝叶俊秀,生气无穷。


挂印封侯
泰山古树名木 - 薤山老翁 - 薤山老翁的博客
 走进岱庙的正门——正阳门,在东侧有一株稍有倾斜的粗大古柏,即“挂印封侯”柏。提起这棵古树,自然会联想起三国演义中的故事。关羽被曹操俘虏,曹操为取得关羽之心,封其“汉寿亭侯”,而关飞却书辞曹操,这就是著名的“关云长挂印封金”的故事。而这棵柏树虽已两千余年,却与关飞无关。只是在枝干的树杈上有一奇特的树瘤,形似一只猴子在树上玩耍,尤其头部很是形象,人们利用这一景象,借其谐音起名为“挂印封侯”。


赤眉斧痕
泰山古树名木 - 薤山老翁 - 薤山老翁的博客
 在岱庙汉柏院,有一株与双干连理柏相邻的苍劲柏树,在其树干下部,有一处砍伐的痕迹,并有红色浸染,这就是古柏八景之“赤眉斧痕”。此树胸围3.98米,高12.5米,虽已年过2000余岁,却仍生长旺盛,青翠欲滴。北魏的郦道元在著名的地理名著《水经注》中说:“太山有下中上三庙。(下庙)墙阙严整,庙中柏树夹两阶,大二十余围,盖汉武所植也,赤眉尝斫一树,见血而止,今斧创犹存。”西汉末年,山东东部和江苏北部发生大灾荒,诸城的樊崇等领导的农民起义军揭竿而起,他们因用赤色染眉做标识,故称“赤眉军”。起义军曾一度驻扎于泰山天胜寨。不知处于对汉廷的仇恨,还是苦于木材的匮乏,赤眉军来到岱庙后对庙内汉武帝刘彻所植的柏树动起斧来。说来也怪,没砍几斧,柏树竟流出“血”(赤色液体)来,这使得赤眉军大为恐慌,不得不停止砍伐,这斧痕却保留了下来,并且红色斑迹犹存,成为奇观。


龙升凤降
泰山古树名木 - 薤山老翁 - 薤山老翁的博客
 在岱庙天贶殿大露台两侧有两棵柏树,东为“龙升”,西为“凤降”,这便是著名的“龙升凤降”景观。地处东侧的龙柏,已枯死,树腹中心有明显火烧痕迹,此柏主干虽不高,却挺拔俊秀。现残存的侧枝不多,但均刚有力,拧曲向上;位于西侧的凤柏,主干较粗,胸围2.91米,主要有三个侧枝,几乎是平行弯曲展出。从侧面看,南侧枝像一凤头,头冠明显,向北的两枝(其中一枝又分枝)恰似两个凤翅,远远看去,像是一只凤凰正在徐徐下落。龙柏在东,像是一条龙盘曲升腾,而凤柏则是呈下降之姿,于是,一阴一阳被誉为“龙升凤落”。与龙柏相比较,凤柏幸运的多,它仍葱茏茂盛,生机盎然。


苍龙吐虬
泰山古树名木 - 薤山老翁 - 薤山老翁的博客
 岱庙汉柏院南侧,有一棵树干粗大的柏树,有三个人手牵手才可能将其围起来,它是岱庙汉柏中最粗的一棵。如果仔细看来,它是由两棵树组成的,一棵是桧柏,它是真正的汉柏;一棵是侧柏,是后植的,桧柏几乎是包着侧柏。古柏老桧互生。而今,年轻的侧柏已枯死,倒是古老的汉柏生机不减当年。其主干,树瘤遍布,老态龙钟,而枝叶俊秀,生气无穷。其两大主枝,一枝挺拔向上,一枝盘旋于下。向上的主枝已枯,但风骨遒劲,不失生命;另一枝弯曲如带,绕侧柏平洒向下,刚柔相济,相互对应,真是生也峥嵘,死也峥嵘,使人驻足遐想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